您现在的位置:财经 > 9亿分手费!创始人夫妇离婚十年后忽闹财产分割

9亿分手费!创始人夫妇离婚十年后忽闹财产分割

日期:2019-11-03 20:55:15    阅读次数:4991    保护视力色:       
【字体: 打印

资料来源:21金融搜索

a股重现“天价离婚案”!

9月9日晚,沃尔玛宣布公司最大股东周和平将所持沃尔玛1.82亿股股份直接间接转让给他的前妻邱立民。

权益变动完成后,周和平的实际投票权降至15.06%,仍是上市公司的最大股东。邱立民的实际投票权将增至14.47%,成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公告还指出,由于前两大股东的可控投票权比较接近,没有协调行动或授权投票权的安排,而公司前五大股东的其他三大股东所持股份均低于5%,公司将处于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状态。

截至9月11日,沃尔玛的收盘价为每股4.85元。根据这一计算,这1.82亿股转让相当于约8.8亿元的“分手费”。

换句话说,为了离婚,周和平不仅支付了天价分手费,还“自愿”放弃了吴昊核材料控制员的职位。

价格不小!

让外界更加好奇的是,周和平和邱立民早在2009年就离婚了。

十年前离婚,十年后分割财产。

这对前夫妇真的能忍受...

(1)

沃尔核材料公司由周和平、邱立民等15位自然人于1998年创立。

公司主要从事新型聚合物辐射改性材料的研发、制造和销售。

2007年4月20日,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

然而,他们事业上的突破并没有升华周和平和邱立民的感情。相反,两者已经渐行渐远。

2009年8月,周和平和邱立民选择登记离婚。

但当时,邱立民不仅没有要求实际分割和转让以周和平名义注册的沃尔玛股份,甚至选择了主动远离沃尔玛的管理层。

早在2009年3月,邱立民就因健康原因辞去了吴昊核材料副主席的职务。

就持股而言。根据财务报告,截至2009年12月31日,邱立民仍持有10.78%的沃尔玛核材料,成为第二大股东。

从那以后,它一直在不断减持。当财产被分割时,账户已经被清空了。

但2014年,邱立民的名字开始出现在沃尔玛核材料投资者的眼中。

因为在那一年的五月,沃尔玛核材料公司准备做一件大事。

2014年5月27日,沃尔玛宣布将使用不超过3亿元人民币通过二级市场增持长源集团股份。

长源集团和沃尔玛处于直接竞争中。

当时,在热收缩材料市场上,前者是老大,而后者是老二。这两家企业也有很深的渊源。

周和平在创立沃尔核材料公司之前是长源应用化学有限公司母料厂的厂长。

直到吴昊核材料会议前夕,长源集团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另一份报告,声称被前者窃取。

最重要的是,周和平曾向媒体表示,他成为长源集团股东的想法早已存在。李嘉诚首席执行官的离职和他的投资使得该计划得以实施。

(图像来源:拇指)

也许是为了增加获胜的机会,周和平甚至带了邱立民,他和现任妻子易华容暂时成为了一致行动的对象。

接下来,周和平和他的一致行动,通过连续四次举牌,成为长源集团新的最大股东。

然而,此举遭到长源集团管理层的强烈抵制,此后双方就控制权展开了长达三年的争议。

直到2018年1月,沃尔玛和长源集团在深圳证券期货行业纠纷调解中心的调解下终于和解。沃尔玛收购了长源电子及其背后的热收缩材料业务,并承诺逐步转让长源集团的股权。

烟雾散去后,邱立民也选择了解除与周和平的“联盟”。

事实上,一对夫妇离婚后不可能成为一个稳定的利益群体,“终究会有结果的”

这不是真的。邱立民在离婚后的十年里表现出色,被称为“中国的好前妻”,现在她已经从上市公司中移除了真正的控制者。

尤其是持有14.47%股份的邱立民,如果他选择集中减持,无疑会在短期内给沃尔玛的股价带来压力。

(2)

稳定的婚姻对企业家有多重要?

盖茨曾在一次采访中说,他一生中最明智的决定不是创建微软或成为一名杰出的慈善家,而是找到合适的人结婚。

“股神”巴菲特也说过,人生最重要的决定是嫁给谁。如果你选错了伴侣,你会失去很多。

然而,原因越明显,就越难做到。

事实上,许多在变富前就认识的夫妇曾经一起创业,几十年来一直生活在同一条船上。

但是当企业变得越来越大,但没有感情时,那么:

有些人选择走自己的路,维持“肤浅的婚姻”;

其他人干脆离婚,即使有大量财产被分割,也会对企业造成“伤害”。

我们可以看到,周和平和前妻邱立民的婚姻破裂后,面对长源集团的股权纠纷,他们非但没有公开“撕毁”对方,反而成为了一名“协同玩家”。

然而,当双方分割他们的财产时,为他们的利益而争论的双方毫不犹豫地让威尔核材料一夜之间成为“非控股股东”。

还有霸王集团,由于成龙的支持,该集团已经在全国和南北各地大放异彩。

2010年二恶烷事件后,其业绩直线下降,利润连续多年为负值。

直到2016年,霸王成功地澄清了它在二恶烷上的错误,它卷入了创始人陈其元和他的妻子万裕华之间的意外离婚。

2017年底,应万裕华的要求,该公司几近清盘并退市。

当时,他以离婚为由,向法院提议结束霸王集团的控股公司财富站有限公司(fortune station limited),出售控股公司的资产,并将其分配给股东。

在这样的内外困境下,市值一度接近200亿港元的港股霸王集团(Overlord Group)已经成为一只精灵股票。

向日葵制药的创始人关严斌于2017年与前妻张晓岚离婚。

当时,张晓岚选择了“让房子保持干净,倒挂6300万元”的方法来结束财产分割。

这种自由简单的分手方式曾经被媒体广泛传播。

结果,一年多以后,这两个人达到了激烈战斗的地步,造成了不可逆转的局面:一个面临监狱,另一个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因此,曾在2018年大胆声明“再给我20年,我会给你1000亿颗葵花籽”的关严斌不得不在2019年初辞去公司董事长等一系列职务。

由此可见,资本约束下的婚姻不仅关系到个人利益,也关系到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和未来发展。

在这种背景下,恐怕那些敢于任意离婚的a股资本老板们真的“厌恶新观点”,负担不起...

澳门金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