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政务 股票 观点 电影 科技 装修 会计 旅行 体育 商城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会计 > 内容

中国美协换届:前主席5千万国画降至5百万都卖不出

横岩升车网 - 来源: 互联网  2019-09-11 11:44:43

美协、画院有资源的北京画商刘一说:“我手上有两幅前任美协副主席的画,是朋友托我买的,现在又找我帮忙出手,可打了对折也没有人要。”他对此也很无奈,“买家不只看官衔,还有在不在任,至于画得怎样倒不是太关心。”他觉得有个别美协领导的画还不错,但是人一退下来了,价格就哗啦啦地往下掉,倒是有不少人找他想买新任美协领导的画。

北京一家民办国家书画院投其所好,将“副院长”官职主动送上门,谁愿意当掏钱就行;很多书画家都隔三岔五地收到过类似评官、评奖的通知;在一些展览等艺术活动上还会有人发类似的“小广告”,不过这些单位团体送上的头衔、名誉,大多是以收费为前提的。

书画圈的“官崇拜”就好比皇帝的新衣,画家、买家、炒家和庄家都不愿意戳穿这个泡沫,只要协会领导不换届,这个击鼓传花的游戏就能一直玩下去;一旦换届了,那么最后一个拿着的人就得为此买单了。“官本位艺术品市场误导伤害了真正的收藏者和投资者”慧民说,收藏者自己要学习研究书画,有靠谱的艺术鉴赏水平;如果抱着官本位思想不放,投资必然血本无归。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书法界人士表示,书协比美协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懂书法的人也能进入书协,只要当上一官半职,作品立马就非常好卖,一个字几千、几万元。“现在没有书法家了,写字就是写钱”,权钱交易已经不是书画界的“潜规则”,大家早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陕西省书法家协会2013年的那次换届风波至今都令人瞠目结舌,原因是书协主席、常务副主席等领导加起来足足有64位之多(两人为兼职),成员中多数是退休或在职的政府官员、企业家。此种做法并非陕西省书协独创,在全国的艺术协会中已成普遍现象。

硅谷发展科技产业的专注度也很高。没有高科技基因的产业再能挣钱也可能被排斥。这保证了硅谷的特性。

不过,也有一些初入门的收藏者知道谁是真正的艺术家,谁是狐假虎威。有的企业家难得有时间与精力研究收藏的专业问题,反正资金不是问题,先捡名头大、市场行情好的买,大不了花钱买教训。对于那些以书画送礼的人来说,官衔就是最好的包装,哪管作品是否名副其实,只要那人别太快从协会领导职位上退下来就行。而接受书画礼品的人,多数人都不想长期收藏,更愿意短期转手变现,官衔大的作品会更容易一些。

起义部队占领南昌城后,在俘虏当中发现了赵福生,官兵将他押送到贺龙面前,贺龙当即下令就地枪决。

此前的8月30日,航天科工方面表示,专门为“高速飞行列车”工程项目,联合了国内外20多家科研机构,成立了国内首个国际性高速飞行列车产业联盟,目前团队拥有相关领域的200多项专利。这个产业联盟也被称为真空管道磁浮研究领域的“国家队”。

按理说,每年八月开始,上百位模特就会齐聚纽约参加维密试镜。试镜的过程、新面孔、街拍搭配都会瞬间成为社交平台的话题。从选模特、嘉宾邀请到秀场、直播,一年一度的维密秀会一直保持着爆炸式的曝光度。

摘要:书画圈的“官崇拜”就好比皇帝的新衣,画家、买家、炒家和庄家都不愿意戳穿这个泡沫,只要协会领导不换届,这个击鼓传花的游戏就能一直玩下去。

孔特表示,习主席此访将对推动两国关系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怀着极大的热情和真诚期待着这次访问”。

尽管如此,仍然有收藏者扬言说,自己只收藏各级美协副主席以上的东西。在他们看来:美协主席的作品比副主席的好,副主席的作品比秘书长的好,秘书长的作品比普通会员的好。这样一种官崇拜的收藏观念导致美协书协官员扎堆。

二、将第二条第一款分为三款,原第一款修改为:“党的中央和省、自治区、直辖市委员会实行巡视制度,建立专职巡视机构,在一届任期内对所管理的地方、部门、企事业单位党组织全面巡视。”

“一位河南老板花5000万元买了美协主席一幅国画,因公司缺钱想出售,结果从河南到北京,价格一路降到500万元都没卖出去。”收藏家、评论家慧民告诉记者,花大价钱买美协领导作品的人不少,这些作品近来都贬值惨重。

这些政策的实施事关你我生活,将增强人们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一起来了解!

当前,出境游客散客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自由行成为更多游客的优先选择。这些游客与目的地的接触面不会像当前团队游客那么单纯和简单。他们接触的面会更广,他们需求的服务会更复杂,未来出现的将不仅仅是“黑导游”,游客所接触的所有服务都可能蒙上“黑”的阴影。如何遏制甚至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出台更为有效、更加顺畅的沟通和游客救援机制,已经时不我待。

1979年12月,杭州市拱墅区劳动服务公司工作(1983年9月—1986年7月在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杭州分校工业企业经营管理专业学习);

在网络上,省纪委正处级官员陆群以为民请命、舍身求法的形象出现在湖南官场。

夜路走多了,总会对“平安”一事心怀忐忑。为了求得内心平静,孔彩梅开始对求签问道深信不疑。昆明的真庆观、大理宾川的鸡足山以及青海、西藏等著名宗教景点,都留下了孔彩梅敬香的足迹。2009年10月,某活佛到昆明活动,孔彩梅还赶到活佛驻地拜见,当即皈依到大师名下,取名“江拥卓玛”。

与此对应,书画市场上形成了一套以官衔为基准的定价模式:美协或书协主席的一个价,副主席的一个价,理事的一个价,会员的一个价,按照等级的不同明码标价。有业内人士认为,正因为有这种标准化的定价模式,无论你懂不懂画,都能像买普通商品一样买画,只不过一旦美协书协换届了,整套价格体系就得重新洗牌,甚至退任主席的画价可能跳水,变得跟会员一个价了。

某位画家成为美协核心领导后,有人就开始大量囤积他的画作,尤其是来自领导家乡的买家。因为那里的行情会最好,在领导任期的10年内,作品价格会连年看涨而且不愁销路。很大一部分字画是被当成“礼品”、“人情”,也就是说,买画和收到字画礼物的人,大多并不太懂字画,但是他们分得清美协书协主席、副主席、理事的份量,也就能搞清对应的价格,从而明确自己利益交换的筹码。

但是,人工智能对神经科学发展的反哺或反馈作用也是客观存在的。在神经科学基础研究阶段,人工智能可以辅助研究人员解析复杂的脑神经信号、脑神经图谱实验数据,构建和模拟大脑模型系统等。在转化应用阶段,人工智能还能加速脑科学成果的应用,例如大脑疾病诊断与新疗法成果的临床转化等。

4月11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3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和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数据显示,CPI环比下降1.1%,同比上涨2.1%;PPI环比下降0.2%,同比上涨3.1%。

不久前中国美术家协会大换届,这本是一件平常事,但却引发了书画收藏市场上的巨大波动。前任主席、副主席书画作品的市场价格瞬间腰斩,甚至跌至原价的1/3、1/4;而新任领导的书画价格,则迅速攀升……一时间,那些收藏者有的被套牢没商量,有的人则庆幸自己提前甩锅,更有消息灵通人士押宝入手新任领导书画,炒家、庄家也忙得不亦乐乎。书画市场的“官本位”现象愈演愈烈,从协会理事、副主席到主席,官大一级,价高一格,也导致各地美协、书协换届时你争我夺、乌烟瘴气。

整治分为自查和监督检查。其中,自查整改阶段,所有药品零售企业对照《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要求开展自查,对执业药师配备不到位、不凭处方销售处方药等问题,采取切实有效措施主动进行整改。企业自查整改情况应于4月30日前报属地市(或县)级负责药品监管的部门。所有注册执业在药品零售企业的执业药师亦须一并开展自查,凡是存在“挂证”行为、不能在岗服务的执业药师,应立即改正或于4月30日前主动申请注销《执业药师注册证》。

换届就掉价,只看官衔不论艺术价值

一个并没什么实权的“虚职”,竟如此受青睐。对比收藏市场上,各书协、美协、画院领导几千到数万元不等的作品行情,不难看出“官衔”背后的利益推动。艺评家、独立策展人朱其曾披露,一些国画官员年收入几千万甚至上亿,他们是各地的美协主席、画院院长们,他们的画是不上画廊也不拍卖的,都是别人拎着现金在家中直接交易。

“官崇拜”背后,击鼓传花的多方利益链条

在整个换届过程中有很多“惯例”。其中最显著的新惯例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到会祝贺。

张士良的“寻人”视频在网络发布后,不少网友帮忙转发。有网友评论称,张士良的行为“很有意义,感受到了老摄影师的温暖”;还有网友称,“很熟悉的老照相馆,给半个银川人留下了回忆”。

“美协主席、副主席等可以不是美术家,其头衔大小与艺术水平高低无关。”慧民认为即便有的美协主席们也曾是美术工作者,但当了官后往往不能潜心创作,而且官职越高越没有时间精力研究和创作,所以往往官职升了,水平没升,甚至官职越高,基本不练功了,导致水平越低,“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已故著名画家吴冠中在2010年曾经直言批评美协、画院的弊端。很多画家都想进美协,他们千方百计与美协官员拉关系、拍马屁,进入美协后努力获得一个官职,有一个头衔,好去办展览,或者进画院吃皇粮当专业画家,把画价炒上去。

蔡英文对“维持现状”已把话说死,接受“九二共识”也就回不去,何况民进党“台独”党纲及蔡英文“倾独”态度,根本没有碰触“九二共识”的空间;是以蔡英文于2016年当选,即可判定5.20就任之日,就是跨不过那一湾浅浅的海峡之始。即使蔡英文不断抛出橄榄枝毋乃装腔作势而已。

8月15日—19日,2018世界机器人大会在北京举行。大会由论坛、博览会、大赛、地面无人系统活动4大板块组成。

公开信息显示,现年63岁的杨来富系泾县土生土长的干部。此人于1994年6月就开始任泾县县委副书记,两年后上调宣城当了一年的行管局局长,此后再次回到泾县,以正县级的身份历任泾县县委副书记,县委副书记、政协副主席,政协副主席等职,2007年2月至2016年3月被调查,任泾县政协主席。

“很多作品几十年后只能是一堆垃圾。”画家田野一直拒绝加入任何协会、画院,他说无意贬低各级美协、画院的官员们,有些领导也会画出好的作品,但这种专业的领导太少了。他相信真正的艺术家应该是靠作品说话,而不是官衔、头衔。

“官崇拜”对艺术圈、收藏圈的扭曲已经根深蒂固,以官职、头衔定价的价值体系造成了一种现象,那就是导致一些想暴富的画家不惜重金花钱买官。官方的书协、美协可不是随便什么人掏钱就能进的,要谋个官衔就更难了,没背景的人很难进入艺术官场。

 


分享至: